首页 > 西藏旅遊攻略 > 西藏宗教文化 > 西藏職權裏轉山,走著走著就重生了

西藏職權裏轉山,走著走著就重生了


西藏阿裏團山:到達岡仁波齊山腳下,他們的三拜一叩是信仰的征途,我一個人來此轉山,也是我內心對於這征途的執著。這一路上,得到太多藏族同胞的幫助,讓我覺得轉山路上沒有那麼難,沒有那麼孤單。

轉山前夜到達塔欽、漫天繁星為我照亮前方路

我踏上了拉薩開往岡仁波齊的班車,一路不停歇的26小時奔波,終於來到了神山腳下的塔欽。岡仁波齊是世界公認的神山,同時被印度教、藏傳佛教西藏原生宗教苯教以及古耆那教認定為世界的中心。神山的神秘之處在於,山的向陽面,不知緣何,終年積雪不化,白雪皚皚;而山的陰面,卻很少被白雪光顧,即使白雪覆蓋,太陽一出,隨即融化,與大自然常規剛好相反。

信仰藏傳佛教的人們堅信,朝聖可以洗滌前世今生的罪孽,有數不盡的藏族人以獨有的磕長頭方式來俯仰於天地之間,向聖地長途跋涉。繞岡仁波齊轉山,他們認為一圈可以清除今生罪惡,轉上13圈者可以獲得轉內道的資格,若轉夠108圈者今生即可得道成佛,完全洗脫前世後生的罪孽。

當然,即便不是佛教徒,當沿著千百年來無數人踏過的轉山小道,從神山的腳下走過時,一圈走下來也是絕對值得。當歷盡艱辛,終於完成了那52公里的山路,內心的幸福感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下午5點在塔欽下車之後,天下起了冰雹,見不到神山的真面目,我有些失望。找了藏族人家住宿,一個晚上50元的床位,這是一個大通鋪,除了我之外,還有藏族人家裏的幾個孩子與我同住。塔欽鄉里吃飯還算方便,川菜清真麵食等都有,吃過晚飯去尋找氧氣瓶,與店裏的老闆稍微聊了一下,得知了一些轉山的注意事項,店老闆告訴我四點:一吃飽;二穿暖;三睡好;四轉山途中一定慢慢來。有了忠告後,對於明天的轉山我心安許多。

道別之後,從店門口出來,抬頭第一次見到了岡仁波齊,終於,還是來到了這座世界中心的神山。藏族人家裏的小主人熱情邀請我跟他們一同吃優酪乳米飯,她叫央金,待我極好。夜晚我在泡腳時,孩子們都來房間與我一起玩耍,央金將兩把登山杖以及一個小背包放我床邊,叮囑我一定要帶點水上山,我為此感動不已。漸漸感到困倦,入睡時孩子們也乖乖地安靜下來,不再鬧騰,這一夜睡得安心。

淩晨4點半,手機鬧鈴響了。趕緊起床,帶上一些乾糧、氧氣瓶以及相機,準備出發。一個人走在鄉間小路上,漫天繁星、月亮為我照亮前方的路,可關鍵是野狗一直在叫,讓人害怕,好在走了大概2公里,開始進入轉山的路上,遇到的人也越來越多了。

邊吸氧邊上山、我在大叔的“謊言”中前行

在黑暗中前行,因為怕野狗,心中的恐懼一直持續著。當我遇到他們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居然忘記拿登山杖了!前面一藏族哥們說:“年輕人,怕啥,走起!你看我阿媽也沒有拿登山杖就轉山了!”我想也是,於是就繼續走著。

走著走著,遇到了兩位藏族女孩,她們不會講漢語,其中一個女孩子看我背著包,怕我太辛苦,她示意想幫我背,我用動作告訴她說等我喘不過氣來的時候再幫我。兩位女孩子一路上等著慢吞吞的我,她倆這已經是轉山的第五圈了,她們走得不算很慢,應該已經習慣了這路途的辛苦。我拿出德芙與她們分享,因為語言不通,我們的交流有些困難,她們看著我,咧開嘴對我笑了笑,她們用眼神和笑容表達了對我的感謝。其實該謝謝的是我啊,這一路我得耽擱她們多長時間呀。

一位青海玉樹的大叔走到我的身旁與我聊天,他用藏語跟兩位女孩溝通,聊了一會兒後兩位女孩看有人與我一起走,便與我倆道別先走了。

青海大叔本是高原人,所以走起來並沒有那麼費勁,而我走得慢,他一步一步等著,鼓勵著我往上走。

每走一小段路我就往回看看來時的路,抬頭看看每個不同角度的岡仁波齊神山,其實這20公里的路的確是很漂亮,儘管最開始爬上坡時還真的有些吃力。

終於抵達第一個休息住宿點—止熱寺,這裏是為來轉山的人們提供的第一站休息地,而我看到時間尚早,才11點,於是決定繼續趕路。開始爬卓瑪拉山,這一段路我是邊吸氧邊上山的,回頭看看,人們都是在亂石堆裏蹦蹦跳跳就上了山頂。每吸一次氧我都能撐上一陣子也算不錯,看著氧氣一點一點地減少,我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轉山路中看到了三叩一拜轉山的藏族同胞,我知道他們需要花10~15天才能轉完這座神山;也看到四五歲的孩子,一步一步地跟著大人的腳印走過;還有瘸了腿仍然拿著拐杖堅持來轉山的人……看到這些,只想著,為什麼我會想著放棄?我是不是太懦弱了。

“加油!爬過這個山頂就到了。”青海大叔說。越到後邊,我就知道我被騙了,走過的一段緩上坡,還有一段急上坡。在大叔的“謊言”鼓勵下和我對神山的嚮往中,我走著走著居然也走到了埡口。

被一雙手溫暖、這世上真的有守護神

岡仁波齊轉山過程中,有著從海拔4700米到5700米的垂直上升高度,足以讓許多轉山者在此過程中熬不下去,可因為信仰,每年還是有無數人來此轉神山。轉山的苦與累,也還得自己親自去體會,有平坦,有崎嶇,有亂石堆,有水路,有4公里海拔直線上升600米的艱難,也有隨處可見的經幡、河流、雪山、藍天。

過了卓瑪拉山口,殊不知下坡才更加嚇人,這是往下行進的10公里山坡。當開始沿著陡峭的碎石道下山時,青海大叔看我累壞了,決定不再等我了。這個時候,我已經有

被一雙手溫暖,這世上真的有守護神

些走不動了,心中打算走完這段山路就找個地兒住一宿,第二天再繼續。

雄鷹自由翱翔在頭頂湛藍的天空上,我無心抬頭看,只是埋頭慢慢走著。就在疲憊困倦之時,讓人意外又驚喜的事情發生了,一雙長滿了老繭卻又溫暖十足的手突然握住了我的右手。我轉頭一看,是一位藏族老奶奶,她示意和我一起向前走。沒有想到,竟然在最陡最險的這段路,在我覺得再也走不下去的時候,出現了這樣的一雙手,我牽著她的手,繼續前行。此後的路上,奶奶沒有跟我說一句話,只是偶爾與我對望,直到道路平坦,我抬起頭看到遠處的海子和冰川,心中升起一種細微的幸福感。

事後回想起來,與奶奶一同走的這一段時間真是夢一般。轉山的路上,總會有那麼一兩刻鐘是撐不下去的,就在這個時候她出現了,等我又重新撐過來了,她便離開了。在那一刻,我相信,這世上可能真的有守護神存在。

到了傍晚6點,天開始漸漸暗下來。最後20公里的路,又遇到兩位那曲的哥哥,他倆鼓勵著我走下去。現在回憶起來,如果不是他們,也許我很容易就在休息點停下來,不再堅持下去了。

堅持獨立行走的我、走著走著就重生了

下山路漫漫,一路上河流草原與雪山相伴,較為平坦,偶爾還會看到花花綠綠的帳篷。回想這一路,從清早摸黑出發走到天亮又從中午走到了黃昏,而這50公里路依舊還沒走完。他們告訴我,堅持到晚上8點,就能到塔欽,就可以吃飯泡腳睡覺去了。誰知道一段又一段的路走完了,眼看著都9點了,眼看著納木那尼峰就在眼前了,眼看著塔欽都在眼前了,可就是還沒到。

最後五六公里,因為太過疲憊,我開啟了邊走邊睡的模式,就這樣走走停停,爬過一個又一個山頭。終於過了最後一個安檢,把通行證上ABC的章都蓋全了,我知道,我終於轉完了山。晚上10點,終於用雙腳走回了塔欽,與那曲哥哥吃了頓川菜,他們開車送我回到之前居住的藏族同胞家。事後回想起來,特別感謝兩位那曲哥哥,因為他們的陪伴,原本打算花兩三天走完的轉山路,與他們一塊一天之內就走完了。

我一直認為自己前世一定是個藏族人,第一次到藏地後便被深深地迷住。這些年在藏地行走,一直都非常順利。遇到的藏族人,總是給予我無私的幫助,甚至在古格遺址裏遇到的藏族管理員,還親自帶我參觀古格王朝遺址上面所有的宮殿,讓我看到了西藏極其珍貴的古格壁畫,也欣賞到了阿裏最美的日落。

後來因為急著回拉薩,只能選擇搭車。當時搭到的唯一一輛車便是藏族人家的車,途中我們一起在海拔4990米的山頂上搭帳篷看星星,同車的藏族妹子知道我沒有露營裝備,主動拿出她唯一的一條棉被與我分享。

阿裏之行10天,轉山路上一天,都讓我充分感受到了來自藏族同胞的關愛,“轉山,轉水,轉佛塔”,讓我對藏傳佛教和藏民族的信仰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也讓我對於自己有了更多認識。這一路上,我接受了藏族同胞太多的幫助,讓我覺得轉山路上沒有那麼難,沒有那麼孤單。

有些路也真的需要你自己去走走,獨立行走中的你,走著走著,最後就重生了。

西藏旅遊推薦西藏旅遊跟團

Unwrap the Experience with the

西藏夢想足跡、雪域天堂,神聖到極致

世界足跡旅遊為全球華人提供西藏旅遊拼團平台,不在為一個人無法成團而發愁、拼團國家包含馬亞西亞、新加坡、香港、等華人。世界足跡原你一個西藏夢。

西藏旅遊說走就走的旅行!
西藏旅遊品牌加品質,世界足跡帶您暢遊西藏.

免費獲取行程資料!

info@chinatibet.tw

To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