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藏旅遊攻略 > 游客足迹 > 西藏在你心中-偷渡進藏

西藏在你心中-偷渡進藏


在格爾木第二天,繼續找非法公車入拉薩。司機也是同一回答:不敢帶人。

找下一個,仍是:不敢帶人

再問一個,只笑著說:沒有人敢現在帶人過去啊!

在車站遇到兩個韓國人,他們也在想辦法進西藏。我們之間幾乎沒有共同語言,很勉強地聊起來,忽然有一名的士司機建議我們坐他的車去拉薩,他拍胸口說:包整輛車子要2000元。以前有幾個老外部坐我的車去拉薩,沒事的!

如果我們三人共同分擔這2000元,每人平均才花600多元,比參加所謂的旅行團便宜,我當時高興極了,終於把事情搞好,終於可以去聖城拉薩了!昨天一整天找不到車子的焦慮都化為灰燼。

下要談行程細節,司機突然說:還是不敢帶你們去拉薩,怕被發現,罰得很重啊!

韓國朋友準定不去拉薩,轉戰蘭州。他臨行前不停感謝我替他當了一整天的翻譯,還說去韓國一定要找他玩。

我連他名字都了。

在格爾木的第三天,我在公車站看到“高原汽車公司”的小廣告,廣告上有一輛破舊公車的照片,旁邊附有電話,我即管打去問問。一名姓馬男子接聽,最初說:現在不敢拉客人去西藏了!然後又低聲問:你願意出多少錢?

我見有轉機,便說450元,他說最少要800元q說500,550,560,570,700,750,他還是說800,我別無他法,就只好依他的。終於可以上車了!去到公車站找了那家“高原汽車公司”的馬先生,他指著一輛跟廣告照片差天共地、破爛不堪的臥鋪公車,說:你就坐這輛車子吧!

那輛車真的像廢鐵一樣,一看就懷疑它能否攀過青藏公路最高點,海拔達5231公尺的唐古拉山口。我上了車,馬先生立即攤開手掌問:錢呢?我說只付部分做訂金,他堅持要先拿全費,並說:放心我們很有信用的!,我問那個馬先生可否開一張收條給我,他搖頭兼揮手說:不用了!

這種交易可說是於我嚴重不利,一搬的情況下當然不去,但我實在沒有選餘地,像是賭博,去的話可能輸掉800元,不去的話則肯定參加旅行團。我想起這家公司在火車有個大型廣告,在路口有個固定售票處,每天又有車隊往拉薩,於是我押下了800元,上車去了。

司機很高興地收過車資,遞給我一張只值180元的車票。一個回族人領我去坐車,他要我把身上黃色的GORE-TEX外套脫掉,說穿這種東西很容易被人發現。

公車行走了大概九十分鐘,司機載停一輛的士,叫我坐的士避過四公里外的第一個檢查站,站外寫著“停車檢查”,有些貨車停泊在外,我很緊張,到底怎樣才可以躲開檢查站呢?到底會不會被公安抓著,把我像漢民遺送回去呢?

的士司機卻絲毫無煞車的意欲,經過檢查時還開德特別快,公安居然完全沒有攔截的意思。司機說不是所有車都要停,一般這種小型的士去不了拉薩,也就不用檢查。

司機在檢查站後三公里處的西藏加油站放下我,叫我在這裏等那輛臥鋪公車便行。

那時是下午四時十分,海拔3200公尺,遙望一片荒涼,寂靜不安,遠處不時傳來爆破聲。忽然有警車在公司上飛馳,大概是作賊心虛,我躲進加油站,後來又有共警車經過,還不停地廣播著:靠邊,靠邊!要路上的期貨車輛讓路,警車後有輛軍車,軍車上有一臺坦克。

在此方圓可見之地,除了這家加油站,還是這家加汕站。我一直等著、等著、等著、又等著,總是看不到我要坐的臥鋪車經過,而期貨較遲出發的公車卻早已駛過。我心神不安之際,剛才我坐的臥鋪車上一名職員打的過來,看到他,我車了一口氣。他說他們的車有些手續還沒有辦好,過不了檢查站,他在加油站坐了一會,忽然說要回去,還刻意拿出錢包,身我展示他的駕駛證,說:我的朋友不懂開車,我先回去檢查站。他臨行前叮囑我一定要在加油站等著,天黑了也不要走。他補充說。

我仍是等著、等著、又等著,看書、寫日記、過了幾個小時,已是七時多,天還亮著,我卻已坐不住了。心中閃過無數念頭:到底要等多久才會來?他們會不會來?他們會不會是騙子?

天開始黑,有點冷,我穿的卻只是短袖衣褲,我由蹲在加油站外,到坐進加油站內。時而聞到汽油怪味,回族加油員和他的兒子在站外玩耍,小孩卻經常哭泣,很不討好。

晚上九時多,天黑星繁,車還是沒有來。在這個地方的時間,真是一點一滴:沉悶、焦急、煩躁、不安,到後來更是飢餓......已經很餓了,可是在這裏想找點吃的東西也沒有。

回族加油員忽然跟我說:一塊吃飯吧!大陸人有時很客氣,別人請客時總說:不用啦,謝謝!可是我這刻的反應卻是立刻站起來,叫了聲:好啊!然後補上一句:打擾了!

加油員的太太給我捧來一碗麵條,我不用三分鐘便 吃完,想在要一碗,但又不好意思,坐在飯舊旁有點不知所措,加油員太太於是又問我要不要再來一碗,我說:好啊!

總算吃飽了,我起進他們的臥室坐著,實在不知有什麼好做。加油員的兒子鼻上生了一粒瘡,母親替他塗藥膏,自己又塗些潤膚霜,閑著沒事她便按動發聲計算機,計算機除了有運算功能外,還可以播音樂,音樂也是東方之珠,聲音像手機般刺耳,他們卻樂些不疲,這大概也是他家唯一先進的娛樂。

加油員見我止境地等待,勸我先回去格爾木看看情況。我早就想了,但我的行李都在車上,若然臥鋪車來了而我卻回到格爾木,那怎麼辦?我問加油員一般車輛文件或辦手續過檢查站要多長時間,他說大概一兩個小時,我自言自語道:那怎麼可能這麼晚還不來?

加油員以為我問他,便回答說:可能他們騙你吧!

我立即反駁:不會吧!不會吧,我希望,但我也不禁想,他們會否真的驢我呢?

加油員太太總是身外張望,每見有車輛經過便 問我:是不是你的車?我最初總是很興奮地路去看,看了幾次都不是,往後無論她說什麼,我也只是坐在床上發呆和發抖,天氣實在太冷。

晚上十一時三十分,已等了七個多小時,又有一輛車來加油,是一輛較親型號的臥鋪車,跟我剛才坐的那輛不一樣。加油員太太又問我:是不是你的車?我還是呆呆坐著沒去理會,卻車上有一人走下,不是之前的臥鋪車司機,他卻叫我上車,還笑著說:等了好久吧!

我知道他們來了,我原先坐的車最終還是過不了檢查站,汽車公司便把所有乘客和行李換到另一輛性能比較好的臥鋪車,司機說我的行李放在行李訂內,我不太放心,想看看。我的行李一共有兩袋,可是當我打開行李時,卻發現只有一袋,司機自己也搞得不太清楚,只是說:他們剛才只給了我這袋。我萬分焦急,問司機有沒有找清楚,他建議我到公車站問一下,那就是要我自己回格爾木。

到底是折返,還是去拉薩並且放棄那袋行李呢?行李裏有我所有的禦寒衣物,還有些旅遊書、水隨身藥物和壓縮氧氣。

我正不知所措,忽然看到剛才睡在旁邊的乘客,我問他有沒有見過我的行李,他輕措淡寫的指一指床下,行李就在那兒。

我松了一口氣,但無論如何,也沒法真正輕鬆下來——七小時的焦慮、不安、飢寒交迫,一分一秒似有還無地辭著我。我其實身體一點也不累,但內心真是疲累到了極點,我覺得內心像是乾枯了,除了透支,再也沒有別的感覺。

未完待續.....

我社提供臺灣西藏拼團行程,馬來西亞西藏旅遊拼團行程香港西藏旅遊拼團行程,歡迎聯繫我們獲取相關資料。期待與您分享高原美景。

相關旅遊: 西藏拼團推薦 >> 西藏旅遊團推薦 >> 西藏旅行社推薦  >> 如何办理西藏入藏函 >>  西藏旅遊拼團  >>  臺灣人西藏旅遊拼團 >> 香港西藏旅遊團

Unwrap the Experience with the

西藏夢想足跡、雪域天堂,神聖到極致

世界足跡旅遊為全球華人提供西藏旅遊拼團平台,不在為一個人無法成團而發愁、拼團國家包含馬亞西亞、新加坡、香港、等華人。世界足跡原你一個西藏夢。

西藏旅遊說走就走的旅行!
西藏旅遊品牌加品質,世界足跡帶您暢遊西藏.

免費獲取行程資料!

info@chinatibet.tw

To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