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藏旅遊攻略 > 游客足迹 > 在珠峰大本營的體驗

在珠峰大本營的體驗


14年9月初,我在家鄉的一個小鎮上曬著太陽晃著酒杯,一沒工作,二不上學,鬼知道當時我在幹些什麼,看到別人家孩子都拎著行李去上學了,心裏還是空落落的,覺得應該找點事情做做。

當時住的是一個套間,一共三個房間,一個廚房,兩個衛生間,其他兩個房間都住了兩個人,只有我一個人住。對門的是一對夫妻,隔壁住著一個小姐姐和她的工友。小姐姐比我大一兩歲,被老公家暴後,丟下幾個月大的孩子一個人跑出來打工了。

她們在一家小作坊裏做雜工,打掃衛生,檢驗零件,來不及的時候也要被老闆趕去做包裝。很辛苦,一個月拿到手三千多塊錢。

小姐姐整天一身工作服,我幾乎沒見她買過新衣服,吃的不是稀飯就是米粥,菜是自己醃的鹹菜。

有時候我用廚房給當時曖昧的男生煲湯,和她搭話,當時我表面上看起來像“啃老族”,但一心高傲得要死,不肯聽父母的話找份工作安定下來,總想著一支筆一把琴走天下,“不幸”的是上學的時候讓我有過這種經歷。所以自認為相比她們整日在小作坊裏勞作要見過一些世面,時不時用說教的口吻對她說,“小姐姐,女人嘛,自個兒不對自個兒好,還能指望誰呢?”

很多時候,她都是笑笑不作聲,我也懶得繼續找話題。

有一次,她在廚房醃酸豆角,我在門口和新交的男朋友膩歪。新交的男朋友年紀不大,仗著有個土豪爹,到處放蕩,墨蹟想要在我這過夜,我不肯留他。不是裝什麼聖女,只是那天晚上我約了朋友去酒吧,不想帶他去,於是便想打發他走。

小姐姐在廚房裏聽見我們膩歪,kiss goodbye,也看到了新交的男朋友雙手在我身上不老實。我走進門的時候,她叫我,臉上掛著笑容,卻對我說,“之前我覺得結婚過日子不就那麼一回事,直到後來遇到一些事,才想明白,不管怎樣,女人還是要有一份正當工作,至少要能養活得了自己,那樣男人才會尊重你。”

我點頭表示認可,卻立馬轉身回了房間。

當時的我心高氣傲,哪聽得下這種話,這不明擺著我特麼就是一靠男人吃飯女表麼!這個鍋我可不背。

那時候,我一直夢想著寫作,喝酒,彈琴,唱歌的日子,雖然沒有正式工作,但也算不上啃老,因為自己手裏還有一些積蓄,偶爾也會通過朋友接一些文案拿來做。表面上看起來真的不像個好女孩,熬夜泡吧,抽煙喝酒,換男朋友的速度比得上季節更迭。

02.

那天晚上我沒去赴朋友的約,躺在床上想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清了房間,退房子辦手續,拿著卡裏僅剩的七千多塊錢,離開了那個我住了將近4個月的小房間。

真正讓我選擇結束這種混日子的生活狀態的,是小姐姐那兩個字——尊重。

不光是讓男人尊重你,還想要一群和你有血緣關係的人尊重你。

想著畢業後的自己雖然餓不死,也不至於向父母伸手要錢,但這種無所事事的日子終究不好混,尤其是終日被一些所謂有血緣關係的“家人”的閒言碎語圍繞著,以至於我逃離了原本的家,獨自一人租住在外面。

我想要改變他們對我的看法,得到起碼的尊嚴。

但當時只是有這麼一個意識,並沒有實際性的規劃,是選擇按部就班的工作結婚生子讓父母不操心,還是依舊遵循內心所求,但可以換種方式去體現,比如說,最簡單的,做出點看得見的成績,房子or車子。

我不知道要怎麼選擇,這種迷茫一直伴隨我到珠峰大本營。

03.

不是第一次出遠門,在辦好退房手續之後,我收拾了簡單的行李,新交的男朋友開著他爸給他買的跑車,雖然表面上看上去很不舍,但還是一腳油門把我送到了機場。善於逢場作戲的人,從來都不會讓自己有一個難堪的結局。

我下了車,依然和之前那樣,笑嘻嘻地和他kiss goodbye,這一次,他的手不再不老實,還沒看我進電梯,便掉頭踩一腳油門迅速離去。

BMW跑車發動機的聲音真好聽,只可惜,不是我的。

進了電梯,摸摸兜裏的錢,想著這一路的漫無目的,最後默默坐上機場大巴去火車站。從上海出發,買了一張硬座,直達拉薩。

48小時的火車,生理煎熬必不用說,最關鍵的,還是心理,畢竟這一次的旅行是帶著情緒離開的。

而這種情緒,最大的因素卻來自對自己未來的迷茫。

04.

不知道該如何去選擇,也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這是大多數人都會經歷的事情。

比如說新學期開學,比如說臨近畢業,再比如說像我這樣不願面對現實的。

但不管怎樣,終究會有一個答案在等你。

到大拉薩後,我本想著在大昭寺前曬曬太陽喝喝甜茶轉轉經筒過幾天想明白了就回去了。

不管是繼續任性的漂泊還是按部就班的生活,總會有一個選擇。

然而那一天喝著甜茶搓著念珠的時候,徑直走來一個鬍子拉碴,長袍大褂的藏族中年男子,在視覺上看起來至少是叔叔輩的。

他在我對面坐下,要了一壺甜茶,和我微笑示意,我回之笑臉,大家都沒有說話。

拉薩海拔高,落日也晚,不到九十點鐘,太陽不會完全落下去。當時的時間按內陸來算的話已經算是前半夜了,但於拉薩而言,她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一壺甜茶很快就喝完了,我看看表,時間不早了。

不管是半夜還是剛開始的夜生活,我都要離開了。

當我起身要離開的時候,對面的鬍子大叔說了一句“去珠峰大本營吧。”

我以為他不是和我說話,沒搭理他。不過當時若是他確實是跟我說話,我也不會冒然應允,雖然心大,但一個人在外面還是要謹慎些。

回到住的八郎學旅館,幾天的沉思冥想顯然對我毫無作用,於是打算第二天離開。

至於下一站,我還不確定要去哪里。

05.

第二天清晨,我辦了退房手續,一路搭便車到了日客則。

為什麼選擇來日客則呢,其實很大原因是日客則有一個老朋友洛桑,他是當地某個小學的校長,從微博上認識到後來開始寄一些書到他們學校,漸漸有了一些聯繫。

去學校轉了半天,見了一些天真爛漫的孩子,洛桑留我住兩天,我沒答應,覺得自己還沒找到答案。

在日客則車站,我又見到了鬍子大叔,有了一次一桌喝茶的經歷,我上前問他,這是打算去哪,他說客人包了車子,去珠峰大本營。

我當時腦子裏跳過的就是那天晚上鬍子大叔說的那句“去珠峰大本營吧”,於是腦子一熱就央求他能帶我一個不。

他示意我去問問客人,我看到車旁站著一群穿著衝鋒衣的男人,搖搖頭,心裏害怕,不想同行。

鬍子大叔叫我在原地等一下,自己和他們去商量。

很快,鬍子大叔向我招招手,我背著小包走過去。

06.

當我出現在那群男人面前時,他們幾乎是驚叫起來,“穿著裙子和皮鞋能上珠峰嗎?”

鬍子大叔嘬了一口煙,笑笑說,只是去大本營,不上珠峰,沒關係。

我上了車,他們把副駕駛的位置留給了我這個唯一的女生。一路上有說有笑也就過去了。出了新定日公路,路就不好走了,先前的說笑完全不存在,胃裏翻江倒海的,很不舒服。

好不容易熬到了珠峰大本營,大家陸續下車,我凍得瑟瑟發抖,告別了鬍子大叔,鬍子大叔叫我去郵局取取暖,我朝他擺擺手,直奔郵局搜尋手機信號。

時不時跳閃的信號,還是收到了一條資訊。是新交的男朋友發來的:我覺得咱們不合適,還是分手吧,你繼續追你的夢吧。

我冷笑,敢情你丫還想來個分手儀式才開始下一段戀情嗎?

真是啪啪啪打臉。

合上手機,我看到門外鬍子大叔捧著一杯熱氣騰騰的茶向我招手。

我跑過去,接過鬍子大叔遞過來的熱茶。和他並排坐在臺階上。

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每一次風吹來就像打在我臉上,啪啪啪的,很疼,但凍得我腦子特別清醒,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東西。

鬍子大叔什麼也沒說,只是坐在我旁邊,過了很久,我起來,告訴他,我想回家。

他說好,我帶你下山。

又是一陣顛簸。但這一次,我心裏很清楚擺在前面的是一條什麼路。

07.

鬍子大叔把我送回了拉薩,我請他吃了飯,酥油茶和糍粑,加上手抓羊肉,吃得很開心。

鬍子大叔說,那天坐在你對面喝甜茶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你這個姑娘心裏有事。來到這裏的,不是失戀就是人生暫時迷茫了。當時我叫你了,你沒回應。

我說我聽見了,但是不敢答應,怕遇到壞人。

鬍子大叔喝一口酥油茶,手拿著糍粑團往嘴裏塞,問我,現在想清楚了嗎?

我聞著香氣撲鼻的酥油茶,很中肯的告訴他,想清楚了。

我問他,為什麼要去珠峰大本營而不是別的地方?

他說,因為你的前面有世界第一高峰,你的後面又有很多低矮的群山,每一座山峰都是一個新的高度,你要越過去的不止眼前的這一座,眼前的山峰雖然是人盡皆知的世界第一高峰,可說不定別的山峰也有她自己獨特的美。

我以茶代酒敬了鬍子大叔一杯。

生命中會有很多過客,有些人會拉你一把,有些人會推你一把,很慶倖,至今為止,拉過我的遠遠比推我的人要多得多。

所以,才有每一次新的成長。

吃完飯,和鬍子大叔告別,我又在拉薩待了兩天,後來直接坐火車回到了上海,從上海轉車,重新在杭州落地。

08.

相比杭州,我更喜歡稱它為杭城,這座城市,有太多回憶。

回憶那麼長,聽我慢慢道來。

我把故事講給朋友聽過,他說,你當時是怎麼想的。

我說,我想著,夢想可以慢慢實現,但是有些東西等不了,不想為我操勞了大半輩子的父母在餘生還要為我操心,我不忍。

說來也怪,當我決定重新站起來的時候,一切都是那麼順風順水。

所以今天,我開始了另一場旅程。

追逐夢想。

願你我,都有夢,都追夢。

作者:野生閨蜜黃小汙

鏈結:http://www.jianshu.com/p/31652c180610

來源:簡書

Unwrap the Experience with the

西藏夢想足跡、雪域天堂,神聖到極致

世界足跡旅遊為全球華人提供西藏旅遊拼團平台,不在為一個人無法成團而發愁、拼團國家包含馬亞西亞、新加坡、香港、等華人。世界足跡原你一個西藏夢。

西藏旅遊說走就走的旅行!
西藏旅遊品牌加品質,世界足跡帶您暢遊西藏.

免費獲取行程資料!

info@chinatibet.tw

Top
x